玲霖凌

专吃冷cp,写文半吊子,画图半吊子。

相伴

     那是一片没有边际的冰原,冰冷的白雪主宰一切,一尘不染的纯粹,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,却也是冰冷的美。在北夷,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有那个蓝色身影的出现,婀娜多姿。北夷像一个巨大的天然屏障,王昭君出不去,她终归是要守护着这里的。她常年望着一个方向,那是她的故乡,是她不可能再回去的对方,那里有她钟爱的梅花和她钟爱的亲人。
       年轻的剑士潇洒不羁,就这样莽莽撞撞闯进了北夷,遇到了那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北夷神女,一见倾心。
        王昭君喜欢听李白叙述的各种精彩游历故事时眉飞色舞的神情,大海般的眼眸好像容纳了百川。李白喜欢王昭君安安静静听他叙述时泛着光的眼眸,那是冰雪温柔的颜色。
       那个剑士说,我的姑娘我带你走吧,我陪你去看万水千山。
       那个神女说,如果有来生,我能是一位普通的女子,还能遇见你,万水千山我一定不负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冰雪般温润内敛的情,和美酒般醇厚直白的爱,人与神之间的差距,像隔离生与死的彼岸,注定了两败俱伤的结局。王昭君明白,李白是属于自由的,而她,不会笑,不会哭,甚至不懂何谓爱,何谓情,她只有一颗只为他跳动的心。王昭君总是要守护这个地方,她不能陪他,也无法想象,当她的剑士老去,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向暮年,却不能陪他共赴死亡时,会有多么疼。
      于是,神明驱逐了剑士,并且用没有温度的冰将自己痛不欲生的心脏封冻。回忆太多、太沉,灵魂生生抽离般的痛,使她被迫陷入了短暂的沉眠,冰雪簇拥着那副蜷缩的躯体,用冰冷而虔诚的吻抚慰着他们的神女。
      月色苍凉,一派死寂中,一个黑影逆着光伫立在沉睡的神明前,像一尊被时间定格的雕塑,他只是沉默着,颤抖着,指甲嵌进了肉里,任背影被拉得越来越长,像极了一去不返的时光,蓬勃的剑心,一瞬变老。
    不可一世的神女啊,用那瘦削的肩,毫无怨言地就撑起了北夷的一片天的神女啊,此时就像熟睡的稚童般乖巧,只是微微锁起的眉头仿佛做了什么噩梦。
      神明梦见了沙漠的狂野,梦见了海的蔚蓝,美丽的精灵般穿梭在花丛中,她在花丛中穿梭,绽放绚烂笑容温柔看向身后那个守护着她身影的一个人,一人…是谁?苦涩的泪在眼眶积聚,化作冰晶永恒地缀于她的眼角,让她的面容愈发美艳,只是有一个人,再也不会懂了。残存的可悲印记,是不甘,还是愧疚?
      王昭君的眼眸又恢复了如往日一般的沉静,无悲无喜。一切似乎恢复到原样,只是自那以后,仰望雪原的百姓发现,每月十五,月亮最圆的时候,遥远的天上会降下轰鸣的雷电,持续整整一夜。山脚村子里的老祭司说,那是神明的劫。
    而神明再次踏上山巅巡视时,竟觉得她守护了千百个世纪的纯白,竟是如此地单调而空洞,如此地刺目。
      年轻的剑士不再心向四方,他的剑不在出过剑鞘,那个唯一可以让他拿起剑守护的人,也放弃了他。剑士总是遥遥的望着雪原的方向,被加固的结界阻隔了他与她的距离。他尊重她的决定,所以将自己的爱降至卑微。
      他们还是相伴了一生,只是再也没有见面罢了。听说最后,剑士死去的那天,凄凉的大雪落了整整一个月,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落下,被风吹得凌乱,就像是天在哭泣。
   

神明

    王昭君是北夷的神。
    有人说北夷有位神明貌美无比,但是却没有人能准确说出她的样貌是如何,因为见过她的人,有去无回。
    她强大的可怕,像是冰雪的主宰,只身一人抵御千军万马。
      她是神明,强是理所当然。
      她是神明,和她对话是亵渎神明。
      她是神明,只要保护北夷便好。
     曾经有位年轻帅气的剑士来到过北夷,自称青莲剑仙,嗜酒如命,他与王昭君剑杖相对,竟不弱示半分。是个奇怪的人,不过他没有侵略之意,王昭君便没有强行驱逐李白。
      王昭君的眼睛冷清冰蓝一片,李白的眼睛清明蔚蓝一片,明明是相似的颜色却又那么不同。
     你见过梅花吗?王昭君没由来的喃呢着。见过,就像你一般傲立雪中,李白直视着王昭君,一字一顿认真回答。
     谁也没说过爱,只是北夷的神明对抗敌人时多了一位厉害的剑士。
     谁也没有提及过情,只是剑仙想喝酒时,发现冰蓝的公主微皱的眉头,放下酒壶轻轻的咂嘴。
    谁也没有许诺过终生,只是剑仙与公主一直形影相随。
    人的生命呀,都是那么短暂却又没好,和神明不同,是有期限的呀。
    青莲剑仙逝世的那天,北夷的神明流下了眼泪。 结果,过了千年,我还是孤身一人。

第一次

     那是李白第一次看到王昭君的演出,眼里似有流光溢彩,眉眼弯弯醉了一池白莲,嗓音动人,笑语盈盈颤了一树芳华,明媚笑容宛如美酒,花酿盏盏祛了一身劳顿,那是个如此迷人的姑娘。
    李白一直想在见一次王昭君看看她平时是什么样子,没想到再次相遇是在王者峡谷,她笨拙想要冻住人却总是被别人躲过,鼓起脸的样子很是可爱。
    王昭君气馁时会哼哼歌,小声嘀咕着:“努力是会有回报的,我用歌声来证明。”
     第一次冻住人是她闪闪发光的眼睛宛若星辰。
     第一次使用出暴风雪时,她的歌声响亮,在整个峡谷里回荡,婉转悦耳。
      第一次被偷蓝她气急败坏,在草丛蹲了好久,连唱的歌都变得阴沉。
       李白成为他的队友好几次,她却从来没有注意过他,让他有点开始怀疑自己英俊的相貌。
王昭君第一次注意到李白,是因为他的神出鬼没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,预判对王昭君来说已经不是难事了,顺利冻住对方4个人,暴风雪的降临仿佛是死亡宣告,将4人送回泉水,雀跃的哼着歌,想躲草丛回城时,低沉有磁性的嗓音突然在耳边响起,对方呼出的热气让王昭君全身一颤,李白从身后靠近王昭君,一手压制王昭君拿冰丈的手,一手从背后环住她,双唇凑近她小巧的耳朵轻笑“啊呀,发现一只落单的小歌手~”
    李白击杀王昭君
     从泉水出来的王昭君脸很红很红,臭流氓狐狸!默默在中路塔下清兵,顺便打个蓝,一双毛茸茸的耳朵露出,王昭君心中大喊不妙,还未动作就被一个将敬酒打倒在地,哀怨的看着罪魁祸首,没想到对方向她抛了一个媚眼,一双毛茸茸的耳朵忽闪忽闪,彰示着主人愉悦的心情,该死竟然对她放电,她竟然还被电到了,好丢脸!!
     又是一次将对面四人团灭,王昭君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,没有李白,放心之余还有点失落,没有看到他可爱的耳朵,默默回城还差一点时白色的绒毛尾巴攀上她的手心“小歌手这么低落是在想在下嘛?”那人双眸滟滟好似流光溢转,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耳朵好可爱,看的出神的王昭君不禁点了点头。似乎被对方的坦诚吓到,千年的老狐狸不免纯情一把脸红了“在下也很想……”
    “可以摸一下你的耳朵嘛?”王昭君忽闪忽闪的眼睛让李白难以拒绝
     “就一下。”李白最终还是被女孩渴望的语气打败。
     揉着李白的耳朵她脸上全是满足,看着她满足的精致脸庞,连带着自己也感到满足,她的情绪总是那么容易影响到自己
     “谢谢帅气的狐狸先生。”小歌手这样说,在李白脸上烙下一吻,李白呆住,互相对视一眼,绯红迅速蔓延,两人一时激动发起大招
  李白击杀王昭君
  王昭君击杀李白
李白,王昭君退出游戏,剩下的队友一脸懵。
     李白见过很多王昭君的第一次,唯有这第一次的吻是那么猝不及防的温柔了岁月,让他深陷其中,无法自拔。
    以后我的耳朵都给你摸!

堕落

    茨木不明白鬼女红叶哪里好,竟然如此吸引着酒吞的视线,怎么就这么执迷不悟,明明拥有强大的力量却败在女鬼手里,惋惜之余茨木还有着强烈的不甘,到底是什么样的女鬼让就吞如此神魂颠倒,他打算一探究竟。
      那片枫叶林里的女鬼的确很耀眼,火红枫叶点缀着她雪白的皮肤为她塑起一件鲜红嫁衣,明明是俗气的颜色却在她身上显得光彩夺目,明艳动人,枫叶为她细细描眉,花朵为她点缀红唇,她与枫林融为一体却又是独立出与众不同的美。
      “只要我渐渐变美,晴明大人会喜欢我的。”痴痴呢喃出的话语让茨木火大,酒吞为她萎靡不振,她却心心念着别的男人,她不懂得爱,只明白,她想要那个人的注视。不爽,很不爽,冲向前去钳住女鬼的手,刚想训斥却被女鬼的容貌所经验,眼眸星星点灯的有光忽闪忽闪,仿佛吸引你去到神秘的地方,纤纤玉手,柔软眉骨,轻划过茨木的脖颈,引来一阵酥麻“我美吗?”女鬼的声音有些尖锐,却又带着别样的致命吸引。
      该死,竟然被这种女鬼吸引,茨木有些脸红的回过神来,这种被吸引的心情让他急躁不安,反手就是狂暴一招向鬼女红叶推去,没想到她的实力也很强,招招携带着一股阴气,很好,很强,那就来厮杀一番吧。两人不知打了多久,直到衣衫褴褛,无力支撑倒在地下,不知为何两人大笑起来,红叶一个翻身压倒茨木身上“我的装被你弄花了,不好看了,晴明大人不会喜欢这样的我的。”指节分明的手狠狠掐住茨木的脖子,红叶很少动怒,每次动怒都有关于晴明。
         “难道你宁愿堕落也依然想索求着晴明的爱嘛?”压制住红叶的双手,翻身将红叶摁在地下,双眼直视红叶,有种说不出的认真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晴明大人的爱是无与伦比的,哪怕是堕落。”红叶的痴狂让她看起来更加魅力逼人,大概爱着晴明的红叶才是红叶,不爱晴明的红叶不在会是红叶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一起堕落吧。”茨木沦陷了,连心也一起,都被眼前这个疯狂的女鬼夺走,鬼迷心窍,茨木在红叶额角烙下一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发与红衣在枫林一头扎进枫海,只留背影迷迷糊糊,好似海市蜃楼。

对对面射手打爆,我们射手打爆对面
不想说,射手的天下,每个法师都有一个射手心。

分享一个恶趣味的李白和一个可爱的我是歌手王昭君
李白×王昭君
文笔不好,多多见谅。

扁鹊×花木兰
文笔不好,多多见谅哟

猴子×露娜
文笔不好多多见谅哇。

冷cp李白×王昭君
文笔不会多多见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