玲霖凌

专吃冷cp,写文半吊子,画图半吊子。

相伴

     那是一片没有边际的冰原,冰冷的白雪主宰一切,一尘不染的纯粹,那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,却也是冰冷的美。在北夷,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有那个蓝色身影的出现,婀娜多姿。北夷像一个巨大的天然屏障,王昭君出不去,她终归是要守护着这里的。她常年望着一个方向,那是她的故乡,是她不可能再回去的对方,那里有她钟爱的梅花和她钟爱的亲人。
       年轻的剑士潇洒不羁,就这样莽莽撞撞闯进了北夷,遇到了那个美的不可方物的北夷神女,一见倾心。
        王昭君喜欢听李白叙述的各种精彩游历故事时眉飞色舞的神情,大海般的眼眸好像容纳了百川。李白喜欢王昭君安安静静听他叙述时泛着光的眼眸,那是冰雪温柔的颜色。
       那个剑士说,我的姑娘我带你走吧,我陪你去看万水千山。
       那个神女说,如果有来生,我能是一位普通的女子,还能遇见你,万水千山我一定不负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冰雪般温润内敛的情,和美酒般醇厚直白的爱,人与神之间的差距,像隔离生与死的彼岸,注定了两败俱伤的结局。王昭君明白,李白是属于自由的,而她,不会笑,不会哭,甚至不懂何谓爱,何谓情,她只有一颗只为他跳动的心。王昭君总是要守护这个地方,她不能陪他,也无法想象,当她的剑士老去,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走向暮年,却不能陪他共赴死亡时,会有多么疼。
      于是,神明驱逐了剑士,并且用没有温度的冰将自己痛不欲生的心脏封冻。回忆太多、太沉,灵魂生生抽离般的痛,使她被迫陷入了短暂的沉眠,冰雪簇拥着那副蜷缩的躯体,用冰冷而虔诚的吻抚慰着他们的神女。
      月色苍凉,一派死寂中,一个黑影逆着光伫立在沉睡的神明前,像一尊被时间定格的雕塑,他只是沉默着,颤抖着,指甲嵌进了肉里,任背影被拉得越来越长,像极了一去不返的时光,蓬勃的剑心,一瞬变老。
    不可一世的神女啊,用那瘦削的肩,毫无怨言地就撑起了北夷的一片天的神女啊,此时就像熟睡的稚童般乖巧,只是微微锁起的眉头仿佛做了什么噩梦。
      神明梦见了沙漠的狂野,梦见了海的蔚蓝,美丽的精灵般穿梭在花丛中,她在花丛中穿梭,绽放绚烂笑容温柔看向身后那个守护着她身影的一个人,一人…是谁?苦涩的泪在眼眶积聚,化作冰晶永恒地缀于她的眼角,让她的面容愈发美艳,只是有一个人,再也不会懂了。残存的可悲印记,是不甘,还是愧疚?
      王昭君的眼眸又恢复了如往日一般的沉静,无悲无喜。一切似乎恢复到原样,只是自那以后,仰望雪原的百姓发现,每月十五,月亮最圆的时候,遥远的天上会降下轰鸣的雷电,持续整整一夜。山脚村子里的老祭司说,那是神明的劫。
    而神明再次踏上山巅巡视时,竟觉得她守护了千百个世纪的纯白,竟是如此地单调而空洞,如此地刺目。
      年轻的剑士不再心向四方,他的剑不在出过剑鞘,那个唯一可以让他拿起剑守护的人,也放弃了他。剑士总是遥遥的望着雪原的方向,被加固的结界阻隔了他与她的距离。他尊重她的决定,所以将自己的爱降至卑微。
      他们还是相伴了一生,只是再也没有见面罢了。听说最后,剑士死去的那天,凄凉的大雪落了整整一个月,一片又一片的雪花落下,被风吹得凌乱,就像是天在哭泣。
   

评论(2)

热度(26)